传言星界是宁天云出关主持,楚轻灵似乎不太配合,两人总是在拌嘴打闹。

   他们的情况,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欢喜冤家了。

   罗帝星和林青萝是初级的,罗帝星不怎么打女人,也就没太还过手。而司空圣跟江彩妮就是中级的,能背后捅刀子,打到对方吐血的那种。至于宁天云与楚轻灵就更厉害了,真就相爱相杀,一言不合感觉楚轻灵就要乱棍打死宁天云似的?

   见证者们黑白配选人,水无念去看了状况,惨不忍睹。随便一看,宁天云就正在躲避楚轻灵的追杀来着……

   楚轻灵:“宁天云,你给我站住!”

   宁天云:“楚轻灵,你先停下来!”

   跑在前头的宁天云,一头墨黑色的中碎发,一对如黑曜石般深沉有神的眼瞳,搭以俊朗的容貌,完美的五官,着镉绿色衣袍的修长身材,还有身上那一股独特的邪魅气息,更是让人极为容易深陷入其中,因此而无法自拔。

   追至后方的楚轻灵,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垂落至盈盈可握的纤细腰肢,由一条豆沙色带系于发梢处。漂亮乌瞳同其发色,眉宇之间,自有几分高贵与清冷。

   她的相貌不是特别绝美,但不知为何,那白净的面容,配上身穿葱青色大衣的完美身材,再加之令人难以形容的特殊气质,却是别具一格的清丽。

   有这样的美女紧追在身后,本应是寻常人求之不得的艳福,但此时的宁天云却是欲哭无泪:“我说大姐,我错了还不行,别再揪着以前的事不放了好不?”

   他不提还好,这一提,楚轻灵登时杏眼圆睁,直接从街边案板上抄起一把菜刀,朝他飞掷过去:“早知道就不该想起跟你的那段过去的!”

   观众还是初回见到他们,觉得信息量很大?

  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

   吕飒、佟剑、王莉张晶等一票人帮着劝和,也好在楚轻灵并不是个大是大非分不清的人,冷哼一声就收手了。

   诸多卧虎都起身了,不少龙也不藏了,这下要发起大比拼的话,可能原来被称之为至强者的人,未必就会继续坐稳在最强的位子不下来了?

   水无念不晓得这两人有啥纠纷,他们自己也不说,就暂且无从得知了,转个地点看吧。

   好不容易能上镜,哪怕只有短短一晃而过的瞬间,王莉和张晶都忍不住截图发到好友群里。

   这两人都是金思琦在便利店打工时的同事,看到她们这个路人出场方式,金思琦算是心理平衡了。看来不止她一个只能自己找自己的小透明,比她更惨的都有。还有人明明有一闪过的镜头,却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。

   所以天昙露脸的很多,但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忆点,基本上就是背景板的存在了。长得漂亮的可能还容易吸睛一些,不过意义也并不大。这就类似于某个歌手开演唱会,镜头自然都聚焦在他身上,偶尔往台下一扫,扫到人群里一个还挺漂亮的女观众,之后就没有下文了。

   不过也正常,不可能所有人或物都看和都记得。再加上这里是水无念的记忆,一切以他为准,他不注意看的,自然不是节目播放内容的重点,亦不是观众看到的焦点。

   有些情况比较好的就是别人认出你来了,截屏跟你说这个就是你。毕竟不是很火的人的话,的确没什么人会注意你,除非你有一下子就爆红的本事。

   拿选秀节目来说,有些人或许不是特别优秀,但天然就是光源,能吸引大家的视线集中在TA身上。有些人明明从头到脚挑不出什么毛病来,但就是不吸粉,所以才会有句流行的话说,红是玄学。

   想到自己接连参加了好几个大成本综艺,却至今都还是个小透明,金思琦不禁又悲从中来。

   不属于镜头闪过就没的,当归西陵家族了。

   分别经营着海底捞和回转火锅的西陵分家兄弟,西陵北和西陵辰,竟然宣布要展开合作了!

   水无念其实也也不想知道他们要怎么合作,倒是他们自己面对面坐着,有模有样的说了一通,明确了一番合作后的经营方式,和各自的权利义务等等,观众们听不大懂,只觉得好厉害的样子。

   那个西陵北的思路和条理很清晰,单从这个片段来说,感觉比西陵辰都更胜一筹。应该也是能在商场上打出一片天地的人啊,为什么在现实里都没怎么听过他的名字呢?

   也难怪人们疑惑,认识西陵北的人实在是不多。他本人早早死在了六御绝境,当年的西陵家之变,西陵北的亲族更是覆灭殆尽,如今还能记得他,缅怀他的人,大概已经不会超过一手之数。

   对他感情最深的,当属皇甫离。即使在此前的海底捞剧情中,西陵北只有一闪而过的镜头,皇甫离还是立刻就认出了他。并且,激动难抑。

   北少,那时的他,还是何等意气风发,他如何会知道,回到现实的几年后,他会成为一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,连身体都给旁人占据了去?

   北少,北少,你的年华停留在了最好的一刻,可你却连一点生前的影像都没能留下来。那个霸占了你躯壳的六御魔君,就算能让你以另一种形式继续存在下去,可他终究不是你……我无法看着他的样子去缅怀你。感谢这个节目,给了你一点存在过的证明,让我再想念你的时候,终于有了更加真实的寄托。

   族兄……坐在豪华办公间内的西陵辰,这时也是久久的沉默。

   现实中的自己,一直都生活在族兄的光环之下,直到族兄身死,他才得到机缘自立门户,并逐步发展壮大。可惜,他从来都没有机会让族兄和父亲、爷爷看到自己今天的成就,也没有机会像这样和族兄平等协作。没有想到,这个现实中永远的遗憾,竟然还能通过这样一种形式,在过去的时空中得到弥补。

   他不知道该不该说,但这是第一次,他有些感谢墨家商行创办了这个节目,为他了却了一个心结——当然,感谢是有的,打赏就没有了。

   水无念在这边看了一圈,就又回云界了。

   这回三个见证者都聚在一块了,原来他们围观的是小麒麟跟小熙互相打球表演才艺,还真别说,太萌了!

   墨凤披着长发,穿一身凤翼绘制的素裳,足踩白鞋。其眉宇间,尽是笑意。

   一开始就是他想出了这个让宠物卖艺赚钱的主意——据说还是上次训练小麒麟,让它汪一声给吃一块黄桃得到的灵感——现在它负责收钱,两只小动物本身就长得憨态可掬,再加上他的一番特训,围观的人群越聚越多,真就让他数钱数到手软。

   枭淮努力让自己完美变成观众,扶额表示跟墨凤不熟。

   凤薄凉的长发染成了优雅的紫色发丝,尽数被一支玉簪高高挽起,一条蛋h色连体裙贴身,更衬其美丽魅力。

   她从围观群众中拨开一条路到最前面来,找墨凤算账:“怎么能让我们家小熙和小麒麟干这种事情!”

   墨凤一本正经:“我在教它们学会卖艺赚钱,自己赚自己的桃子和狗粮钱。”

   凤薄凉:“这种事……”

   枭淮:“你生气了?”

   凤薄凉:“怎么能不带我!”

   枭淮捂脸:“……敢情你还挺喜欢干这事?”

   墨凤乐了,就知道她跟自己是一路人,于是朝她勾勾手指:“过来帮忙,五五分成。”

   凤薄凉:“好呀好呀!”

   枭淮:“……”真不想说认识他们,其他人倒是看得很开心。

   花半夏笑问无魂刃:“你们杀手都是这样赚钱的嘛?”无魂刃笑而不语。

   看完表演散场,墨凤果然拿钱给小熙与小麒麟买了好吃的,它们都被投喂得津津有味,越发喜欢墨凤了。凤薄凉佯装吃醋,抱怨它们爱墨凤都要胜过爱自己了。

   墨凤一手抱一只小动物,枭淮双肩皆有鸟儿停留,凤薄凉领路在前,却正面遇上宁伊零。

   宁伊零当着大家的面,向凤薄凉表白,并高呼:“嫁给我吧!”

   这波操作,看节目的观众觉得刺激啊!

   之前凤薄凉一直担心宁伊零出事,后来才通过枭淮的鸟儿传递的消息知其平安,早早就被人救出日界,去了无阵营,现下不料他会到云界向自己告白。

   当时看到这一幕的人不算多,因为没有表演,群众早便散了,只有附近摆摊算命的人在望见了他们后,给顾客和围观者说了——

   男版苏半夏用代号苏墨,女版慕含沙用网名白慕初夏,女版苏半夏用了原名夏美惜。

   顾客是苏墨,围观者夏美惜,算命的是白慕初夏。

   白慕初夏告知苏墨跟夏美惜,宁伊零不是头一回向凤薄凉示爱了,尽管总是被拒绝,却再接再厉,愈挫愈勇。

   她还告诉他们,喜欢凤薄凉的男生有很多,正好苏墨想算的就是桃花运这方面的,自己就来讲讲……

   弑九天为什么喜欢凉子?是因为他们两个在云界相处久了,只有凉子一个女生同他关系好,总是协助他出外完成任务,故没怎么接触别的女孩,便很容易喜欢上凉子了。

   这就跟一个孤岛男女案例的情况差不多,毕竟一个孤岛上只有一对男女的话,他们处久了,自然能很轻易的彼此喜欢,不过出了孤岛到外面以后,可能很快就分开了,各自成家。

   圈子大了,走出去会遇上更多的女子,或许就能意识到自己真正倾慕的人是谁了。这不,据说前段时间弑九天就跟易清黎走得很近!

   苏墨总结:“简单来说,就是没见过女人,所以看到凉子就喜欢了。”

   弑九天躺q,想说自己现实里并不是没见过女人来着……等等,作为帝剑阁少主,被阁中长辈寄予厚望的他,从小到大都在闭关中度过,好像还真就没见过几个?

   白慕初夏继续:“顾问又为何喜欢凉子?因凉子是顾问来到云界第一个认识的女孩,凉子当时还美人救英雄救过他的命,意义不凡,还有一点初恋情结在。虽然没有过多接触,不过他始终暗中着凉子,即便他见过很多也极不错的女生,却还是自然而然就爱慕凉子了。”

   夏美惜结语:“哪怕见过那么多女生,仍然心系凉子,还真是个好人,哦不对,是好男人。”

   白慕初夏:“宁伊零喜欢凉子,是他见过太多女生了,就凉子一个与众不同的,很快就吸引了他的注意,再一调查资料去了解,就自然看上凉子了。各种追求,凉子拒绝却还是愿意和他做朋友,宁伊零也不放弃。”

   “也真亏是凉子,就算被这么穷追猛打了,跟他的关系还是没有变得尴尬,平时还会帮着宁伊零在营中处理工作,他们是同伴关系。”

   “凤栖梧最近这段日子里,回忆起自己是凉子同父异母的弟弟了,弟弟喜欢姐姐什么的,我就不说了。”

   “容霄喜欢凉子啥的,你们知道就好。”

   夏美惜:“现在凉子也有男友白鸦了吧?当着他的面求爱,凉子肯定更加不会接受。”

   苏墨:“果然,我看到他被拒了,被墨凤拉去和他们一同不知走去哪里了。”

   白慕初夏:“吃饭修罗场嘛?凉子在这么多男生中选中了白鸦——我倒是挺好奇,他们能走多远……”

   不远处的餐厅内,坐于近门位置圆桌的江晓黎给坐在一旁的咪奇喂肉,让另一边的墨凉城喝汤,墨凉城还会时不时挑出汤里的菜给江晓黎,让她别挑嘴。

   墨凤他们也进来了,凤薄凉也不打扰兔橙约会,他们这群聚会的人选在靠窗位置,围坐方桌,点菜吃东西。

   墨凤瞧坐在角落位置的凤栖梧可怜兮兮,一个人吃着没啥油水的菜,心念微动,起身过去招呼他过来。凤栖梧对墨凤不理不睬,他早看见凤薄凉了,却不想打扰有了男友的她。

   墨凤笑嘻嘻说,就是凉子希望他过去的,说完也不再征询凤栖梧意见,直接拉着他就过来了。

   凤薄凉见到凤栖梧还挺高兴,也欢迎他坐到自己左侧。凤栖梧似乎有点害羞,墨凤就坐到凤薄凉对面。

   坐凤薄凉右侧的枭淮,意味不明地瞥了墨凤一眼。宁伊零正坐白鸦对面,小熙同小麒麟坐他们中间。

   容霄刚刚一进门,就被墨凤看到了,墨凤挥手招呼他来一块坐。

   于是容霄懵懵懂懂地被凤薄凉叫到,坐去墨凤另一侧。

   容霄前脚刚坐,弑九天后脚就到。他心比较大,一发现有认识的人在,也不想自己一人吃饭可怜巴巴的,就主动过来了,被分配坐到容霄和凤栖梧之间。

   观众看节目时,只觉厉害了,喜欢凉子的、凉子喜欢的,现在都坐一桌了!修罗场真有趣,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?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