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短视频beta

11月9日,周二。

上周,裴谦忙活了不少的事情。

飞黄工作室那边,朱小策和黄思博还在根据裴谦的剧本进行前期准备工作。

朱小策得把这个剧本扩展成电影所需的篇幅,也得紧急招聘一些人员,等剧本和分镜都搞完了之后,估计还要讨论剧本、筛选演员、看景取景等等,事情还多得很。

觞洋游戏那边,所有人还在疯狂玩恐怖游戏寻找素材和灵感。不过裴谦估计,以叶之舟和王晓宾的工作效率,大概的设计稿应该最近几天就能出来了。

投资公司那边需要筹备的事情不算很多,在贺得胜的帮助下,圆梦创投应该很快就能步入正轨。

人力资源部门的详细招聘规则也在制定中,目前大体的流程已经订下来了,但具体的笔试、面试题目还要敲定,包括在招聘过程中的接待安排、各部门的配合、防止泄密的措施等等,还需要再好好准备。

至于手机部门,常友已经在联系他在鸿程科技的那些兄弟,到时候在京州找个差不多的办公楼,差不多也就可以开始正式研发了。

之后,就是打钱了。

昨天,裴谦已经给圆梦创投打了两千万。

11月1号和8号是星期一,也是游戏的分成到账的日子。

在上个月31日结算的时候,系统资金补足到了1000万,但这并不意味着裴谦能支配的钱只有一千万。

室内温暖毛衣美女冬天晒太阳图片

《鬼将》、《海上堡垒》、《游戏制作人》、《回头是岸》(包括海外版)、《热血战歌》手游……这一大堆的游戏,还在不断地提供收入。

以《热血战歌》手游为例,每月的净收入在四五百万,两周的收入就是两百万。

《鬼将》和《游戏制作人》后续的收入与此相仿,《回头是岸》目前正是销售高峰期,国内版和海外版加在一起,两周的收入足有七八百万。

《海上堡垒》的收入比《回头是岸》还要更稳定一些。

此外,还有摸鱼网咖、rof等受到突击花钱负面影响的业务,这个月也在盈利。

更别说稳如老狗的明云私厨和刚刚开始崭露头角的终点。

这些都加起来,即使扣除掉逆风物流这种烧钱产业的支出,两周时间差不多也能赚个一千多万。

一个月的钱,差不多就奔着三千万去了。

这次的结算周期是五个月,这五个月中,这些游戏的收入会有波动和起伏,像几款单机游戏的收入肯定会下降,但《热血战歌》和《海上堡垒》这种网络游戏的生命力太顽强了,它们是收入的主力。

所以,裴谦的目标可不是要在五个月的时间内花掉一千万,而是要在五个月的时间内花掉15亿。

而且,这还只是目前确定差不多会赚到的钱。

万一某个项目在结算前爆了呢?还得打出提前量来。

即使系统规定了可以按照初始系统资金的50额度来搞慈善,那也仅仅是500万而已。

所以,裴谦得使劲花。

裴谦给目前的这些业务差不多分了分,决定先打给圆梦创投两千万,让老马练练手。

主要是考虑到,马洋目前处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状态,正是败家的好时候。

如果刚开始给的钱太少,马洋就算亏也就亏个一二百万。

万一马洋从这些失败中吸取了教训,后边给钱多了反而投了成功的项目,那不是完犊子了吗?

所以,裴谦考虑着上来就直接给老马两千万,让他使劲花!

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,反正只要前边吃的亏足够大,就不担心老马以后的智力增长太快。

至于其他的业务,预算也都得部拉满,才能给裴总分忧。

觞洋游戏那边,研发恐怖游戏的钱,怎么也得投个两千万;

腾达游戏这边,虽然裴谦还没有想好具体要做什么游戏,但既然是公司的龙头部门,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,花个五千万不过分;

飞黄工作室拍电影,虽然可拍的内容不算多,属于小成本电影,但多花点钱买特效,花个三千万合情合理;

手机部门嘛,虽然做高端机没打算量产太多,但前期投个两千万意思意思也是必须的。如果发现手机卖不出去,那就得抓紧继续投钱、继续量产。

到最后如果钱实在花不完,就找一个还没出成果的部门追加投资,一直拖到下一周期去。

当然,还有500万的慈善基金,也可以作为最后突击花钱的手段。

反正裴谦算来算去,这情况不算乐观,但差不多也还能顶得住。

这些都是往多了估计的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结算前肯定能把系统资金压下1000万。

裴谦的目标也不高,到时候小亏个四五百万,给自己转化个四五十万、顺便拿个系统奖励,这五个月折算下来月入十万,就不算白忙活。

当然,这笔钱也不是一下子就赚到的,每周都会有一笔钱进账,还是得安排好各个项目花钱的顺序、持续投钱,不可能一下子就把这些钱都花出去。

裴谦正在算着,有人敲门。

抬头一看,是李雅达。

“裴……裴总。”

“内个,我们是不是该准备研发新游戏了?”

“或者,给《回头是岸》出个dlc?”

“大家都、都有点闲。”

主动来要任务了可还行?

裴谦对这种主动工作的态度相当不满。

不过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故作深沉地说道:“别急,让大家养精蓄锐,过段时间就有非常重要的任务要交给大家。”

裴谦自己也没想好要分派给腾达的游戏部门什么样的任务。

常规的那些游戏吧,做起来的成功几率太高了,裴谦实在是提不起兴趣。

千万别五千万扔进去,又给砸出一颗摇钱树来,那就跟裴总一开始的目标南辕北辙了。

李雅达点点头:“啊,好的。那裴总你有任务了随时叫我。”

等李雅达出去之后,裴谦无力地瘫在座位上。

当老板好难!

天天都要绞尽脑汁地给这些员工安排工作,稍微让他们闲两天,自己就找上门来了。

属实难顶!

“叮叮。”

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。

裴谦拿起手机一看,是常友发过来的。

“裴总,团队差不多已经集结完毕了,这周我再安排人定一下工作地点,下周差不多就可以正式开工了。”

“还有,我们这边的设计拿到了搬家费,很激动,已经连夜赶出来了鸥图科技的logo,您过目。”

下边还有图片。

裴谦点开一看,发现这是个蛮有意思的logo。

乍一看,外面是一个近似于长方形的形状,而里面是两个以复杂方式堆叠的圆形。

长方形和圆形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交叠在一起,长方形的一个长边扭曲弯转变成了圆形的边,隐约能够看出来这是两个大写的“t”的变化。

也就是说,这个图形是“otto”这四个字母变化、组合后的产物。

乍一看的话,有点像是一只长方形的眼睛,但眼眶里面是双瞳。

仔细看的话,又有一点像是莫比乌斯环。

除此之外,中间的两个圆交叠的方式有点像是数字中代表“无穷”的那个符号。

这个logo相对简洁,在纯色背景下显得还蛮有逼格,相当后现代。

裴谦不由得感慨,这是个人才啊。

otto这么土的的品牌名,都能做出这么高大上的logo出来?

到时候这个logo往手机后盖上一印,说不定还真能唬一唬人。

而且这还不是唯一的logo。

第二个logo,是用两个“十”和两个“○”组成了一个类似手柄的形状。“十”分别在左上和右下,“○”分别在左下和右上,布局和手柄类似,两个○就像是手柄的两个摇杆。

这个logo就不再是纯色的了,造型变得更加复杂了一些,颜色也用得非常大胆,让人很容易地联想到游戏元素。

第三个logo是最中规中矩的,就是一排otto的大写字母,圆润板正,看起来倒是也还过得去,符合科技公司的一贯风格。

这位设计师出了三种方案,分别是:

抽象型;

游戏型;

字母型。

应该是打算让裴总来确定一种。

裴谦看了看,好像都还不错,于是回复道:“都不错。都先保留着吧,等手机设计完成之后,再决定用哪个方案也不迟。”

……

……

11月12日,周五。

裴谦打算去圆梦创投,找马洋一趟。

本来想昨天去的,但是正好赶上双11,裴谦在网上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就给耽搁了。

今天快递还没到,正好可以到老马那边转一转。

给圆梦创投的两千万,早在周一就已经打过去了,这都已经五天过去了,钱应该已经花出去了一部分。

不过裴谦估计,按照马洋的尿性,他应该还在纠结,目前顶多也就花出去个两三百万。

虽然裴谦已经一再跟老马强调,让他该出手时就出手、千万不要犹豫。

但再怎么说……那也是两千万。

裴谦就怕马洋舍不得花钱,所以才想去看看圆梦创投的情况,顺便再给老马做一做思想工作。

圆梦创投已经租好了办公地点,距离腾达这边大约十五分钟的车程,也是在一栋高档写字楼。

裴谦按照地址来到圆梦创投的办公地点,悄悄地走了进去。

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,所以裴谦踩上去也没发出什么声音。

偌大的公司目前空荡荡的,但是能够听到里面有人在大喊,让整个公司都充满着回音。

“快快,可以打可以打!”

“先杀这个脆皮!”

“快救我一下!”

“护驾!护驾!保护马总!”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