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她s怎么下载安装

皇帝的丧事有礼部的官员负责筹办,实则并不需要贾宝玉做多少工作。

不过毕竟是太上皇安排的人物,他还是不能懈怠。

按照规矩在皇帝的灵前叩首之后,贾宝玉便来到旁边议事厅,听取诸官的汇报。

礼部尚书李守善因为孙子的牵累,已经罢闲在家。

如今礼部的第一主事者,便是左侍郎钱文继,他将皇帝大丧的诸般事宜与贾宝说明之后,道:

“臣等已经议定,大行皇帝的停灵日为四十九日。先在大明宫停灵七日,然后移至皇陵。

另外,三日后是‘大殓礼’,届时宗室王公、皇子、公主郡主、五品以上文武大臣以及内外命妇皆需前来叩拜,恭送大行皇帝。还请靖王爷提前一日进宫,布置相关事宜并主持典礼。”

贾宝玉点头,表示没什么问题。

也是,工作别人都做的差不多了,他就只需要在该出现的时候露露面,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。

在大明宫内外巡查了半日,发现这个钱文继工作能力还真是挺强的,各项工作准备的都很充分,连他都挑不出什么大的毛病来。

看来这一次之后,倒是可以让此人顶上李守善的位置。

李守善太老了,就算没有被他孙子连累,也该退休让贤了。

缤纷甜心的萌装睡衣十分可人

只是心中稍微有点遗憾的是,他本来还想着若是钱文继办事不靠谱,这个位置不防让郭昌铭来坐。

没错,就是那个很会来事的郭侍郎……

郭昌铭见贾宝玉眼含深意的瞧着他,有些不安,连忙上前:“王爷可是有事吩咐下官?”

“呵呵。”贾宝玉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

“无事,只是没想到钱大人和郭大人办事如此周妥当,倒叫本王觉得太过于闲逸了。

很好,日后你二人当同心协力,替太上皇,替朝廷统领好礼部。”

郭昌铭听了心中一喜。

他和钱文继不一样,钱文继是跟着太上皇一起上了铁网山的,而他是留守在京城的。

贾宝玉方才的话,便是告诉他,朝廷不会追究他之前的“附逆”之事了。

不但不会追究,而且似乎还有重用他的意思。

这自然令他心头大安又大喜。

瞧见左右没有不相干的人,他便笑道:“靖王谬赞了,这些事不过是下官等人的本分。

哪里及得上靖王,不但身份尊贵,而且文韬武略。

文能名震京华,武能平息叛乱。

若论现在朝野间谁最得太上皇信重,当唯王爷一人尔。

所以,日后王爷但凡有所吩咐,下官定当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日后,还望王爷多多提携……”

他这番谄媚的话,令贾宝玉面上露出笑容。

这老官油子。

不过贾宝玉心中却未觉得有太多不妥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为官之道。

他现在站的位置不一样了,就该拿不一样的眼光去看待问题。

文武百官,不应该每一个都像宗辙那样明哲保身,也不该每一个都像钱文继这样闷着脑袋做事。

当然,更不应该都像郭昌铭这样油滑……

但是,他们都要有,只是量多量少,如何让他们各尽其事罢了。

二皇子前车之鉴,犹在眼前。

没有在大明宫久待,贾宝玉准备瞧瞧元春,并去长乐宫向皇后回报皇帝大丧事宜……

前朝和后宫是由大明宫分割开来的,两边是横向延伸的高大红墙。

红墙内是后宫,红墙外,是负责警戒的禁卫。

“参见王爷!”

贾宝玉来到正门处,看到熟悉的身影,便停下,道:“今日你亲自站岗?”

那跪地的将领见贾宝玉停下脚步与他说话,十分激动。

“回王爷,正是卑职。卑职奉王爷之命宿卫大明宫,自当以身作则,不敢懈怠。”

梁康,原本是贾宝玉当都虞侯之时军中的副将。

贾宝玉封王,区区都虞侯之职自然与他的身份不匹配,他便提拔了梁康为代都虞侯。

所谓代,就是临时任命,以后补个程序便是。

当然,贾宝玉若是中途失势了那就不用说了。

而且,禁军两大分支,精锐的殿前司大多数都拱卫熙园,只听从太上皇调遣。

景泰帝能指挥的,只有马步军司。

贾宝玉以前便是隶属于马步军司的其中一名都虞侯。

当然,因为景泰帝,二皇子的先后折腾,马步军司已经是一地鸡毛了。

高层几乎部落罪、身死,当贾宝玉攻破皇城,接掌防卫之后,又提拔以前与他亲厚的一名都指挥使上司,叫做王敬泽的暂代马步军司司都指挥使,统领、重组马步军司。

至于这位梁康,则统带着贾宝玉的原班人马,宿卫大明宫……

也就是说,要是太上皇不出手干预,现在整个皇宫,几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至少布防是这样。

贾宝玉早就知道,以他的身份,以后肯定会经常出入宫墙,不论是从安还是防止突发事变的层面考虑,这样做都是十分必要的。

而且,他还名正言顺。

这就是办事的好处。只有在做正事的时候,才能名正言顺的掌权。

所以他从来没有抱怨过太上皇给他安排的诸多任务,因为每一次,对他来说既是考验,也是机会。

他也不怕别人弹劾他以权谋私。

若是现在这样的局面他还不能多抓些力量在自己手里,那他才真是扶不起的阿斗……

“很好。如今大行皇帝大丧,诸事繁多,你既身居要责,自当勤勉、谨慎,杜绝一切宵小作乱的可能。”

“是,谨遵王爷之命!”

梁康闻言,心中暗自高兴。

他就是知道今日贾宝玉或许会进宫,所以很早就来安排、检查工作了。

等到那些做完,更是亲自站岗,为的,自然便是让贾宝玉看到他的忠心。

如今,果然没有白费。

贾宝玉点点头,没有再与他多说,跨步进入后宫。

来到长乐宫,太监道:“娘娘在凤仪阁,与叶小姐一起,为靖王府挑选宫女、太监呢。”

“凤仪阁?”

贾宝玉虽然不是第一次到后宫来,但是还真不知道这些厅阁轩馆的位置。

“凤仪阁在御花园,奴才带王爷过去吧……”

太监倒是上道。

贾宝玉却摆手,知道在御花园,也就不难找了。

……

皇帝大行,后妃们都要守孝、哭灵的。

但是因为大殓礼还没至,所以后妃们只需要每日按照时辰到灵前哭拜一番即可。

吴贵妃自从那日听了贾宝玉的话之后,她总算是没有那么惶惶不可终日。

但是还没等她安心多少天,她又陆续听到一些秘闻。

其中一则,与她密切相关。

皇子公主中,从二皇子算起,部都不是景泰帝的血脉?

??

吴贵妃直接懵了。

怎么可能……

心中问了无数遍这句话,她终于惊骇的发现……

很有可能!

因为这则秘闻并非单一的,而是伴随着许多其他的消息。

比如,景泰帝不能人道……

比如,谋反的不止二皇子,还有景泰帝……

难怪,她总觉得在铁网山上那些事处处透露出诡异和不合理……

她也终于明白,为何当初无论她如何设计讨好景泰帝,对方总是对她不咸不淡。

为何……

太多的疑问和猜疑,令她再次坐立难安。

她知道,要想知道答案,或许只有贾宝玉可以帮她。

于是她派人留意贾宝玉的行踪,寻找能够见他一次的机会。

“娘娘,靖王进宫了……”

之琪忽然走到她身边,低声道。

吴贵妃眼顿时激动起来,她立马站起来,道:“走!”

……

御花园贾宝玉不是第一次进来的。

但或许是心境有些不一样,今日走在其中,他不由得多瞧了几眼各处的景致。

走着走着,他眉头一皱。

他又瞧见一个宫女。

倒非这个宫女长得埋汰,而是,看见她,便知道她的主人在这附近了。

有心想要无视她走过去,那宫女却主动上前来,行礼道:“靖王,我们娘娘有请……”

贾宝玉循着她目光一瞧,果然假山后头有个娘儿们在那立着。

透过萧索的柳枝的缝隙,仍旧能看到她那素衣下窈窕诱人的身段。

于是,他踩上小道,走了过去。

刚走过去,吴贵妃便直接扑到他怀里,双臂环住他的腰身,头埋在他胸前。

贾宝玉将她推开,道:“你又有何事?”

听见贾宝玉这无情冷漠的话,吴贵妃眼睛泛红,她泣声:“你这个狠心无情的风流恶霸,人家为了见你一面,费了多少工夫和力气。

可是你,居然这般对我……”

贾宝玉哂然一笑,道:“你若是不怕死,我就让你抱着御花园走一圈好了。”

吴贵妃的悲伤挂在脸上。

心头既酸楚又悸动。

他总是这么冷酷无情,又这么通明豁达,还冷冷的幽默!

她真的好喜欢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她都想,就这么抱着他……不对,是让他抱着她,绕着这御花园走一圈,不,十圈,一百圈。

若是如此,就算死了她也甘愿!

“我给你三个数的时间,你要是还不说话,我就走了。”

贾宝玉丝毫不为对方楚楚可怜的神色所动,仍旧冷幽幽的道。

这娘儿们,随时脑子不清醒。

他就得以这样的态度,让她清醒一点。

吴贵妃用她这辈子最幽怨的眼神瞧着贾宝玉,在他就要转身的时候,才急忙拉住,问道:“她们说,二皇子,四皇子,三公主还有娈娈,都不是陛下的血脉,这件事是真的么?”

贾宝玉略感意外,没想到这些事还是没瞒住。

连吴贵妃都知道了……

看来他要做好准备,万一要是流言的事态太过于严峻,必须以铁血镇压。

这是太上皇的意志,他需要帮助其完成。

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嘲讽的瞧着吴贵妃,道:“是不是真的,难道连娘娘自己都不知道么?”

贾宝玉其实也奇怪,要说元春和皇后等人不知道还情有可原。

但是吴贵妃,这娘儿们连孩子都生下来了,居然都不知道,实在是蠢的可以!

吴贵妃看见贾宝玉的神色,心头“咕咚”一声。

“难道是真的……?“

她脚下一软,没忍住后腿两步,眼见就要摔倒,她连忙伸手扶住旁边的柳树干。

但是于此同时,她却发现,贾宝玉在第一时间居然伸手拦住了她,直到察觉她不会摔了才丢开手。

她立马顾不得想别的,瞪大眼睛瞧着贾宝玉。

“怎么了?”

贾宝玉眉头略微聚拢。

“你是在意我的对不对?”吴贵妃眼神发亮的道。

对此,贾宝玉只能回之一个看傻逼的眼神。

这娘儿们就算十六七岁生的五公主,算起来也二十二三了,怎么感觉就像个小学生一样?

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吴贵妃也不在意。

甚至她心中还觉得,这才是正常的。

若是贾宝玉突然对她改变了态度,她才会不适应呢!

哼,不管你怎么对我,只要在你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在乎我,人家就安心了。

她就说呢,以她的姿色,天底下没有哪个男人不会心动……

看她一个人站在那儿“傻笑”,容光焕发的样子,贾宝玉真的很好奇。

暗道他一个扶手的举动,就能比五公主非皇家血脉这一点更令她关注?

无意与她浪费时间,贾宝玉直接道:“不论真相是什么,你只要记住一点,皇家的颜面不容挑衅。

所以你不要担心有人会拿这一条怎么样你。”

吴贵妃呆呆的看着贾宝玉,道:“真的?连太后也不会?”

或许是为了见贾宝玉,吴贵妃并没有穿孝服,而是一件淡青色的素衫。

里面应该也没有多少衣裳,所以将她的玲珑身段勾勒的很完整。

她的脸上也不如以前那般浓妆艳抹,倒是除了妩媚之外,罕见的显露出她那张锦绣小脸的清纯出来。

嘴唇也是很薄的,特别是盯着它,贾宝玉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日在宝灵宫,自己对它做过的事来。

似乎察觉到他的窥视,它忽然张开,吐出一条尖尖的小舌,添了一下外唇。

贾宝玉立马收回视线,对了一眼吴贵妃那有些得意的眼神,旖念便下去。

他侧身道:“不会。就算今后太后真对你动手了,也必定是你干了别的蠢事。

所以,你要是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和贵妃之位,便老老实实的待着,等到……”

贾宝玉说到这里,住了口。

吴贵妃不等贾宝玉说完,便仰望着贾宝玉,眼带亮色的接道:“是等到太后他们都死了,还是……等到你登临大宝,君临天下得那一日?

到时候,你会保护我么?”

她说着,凑近贾宝玉,就要依偎入怀。。

“咯……”

假山后头忽然传来一声异响,打断了她的臆想。

她迅速后侧,下意识的瞧了那边一眼,然后抬起头,紧张而害怕的瞧着贾宝玉。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