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大软件破解版下载

最新网址:.

红娘抿嘴笑了笑,跟着道:“我听大哥的意思,不就是一个外地来的愣头青么,卞志文他做走狗,我们可不做。”

敖丰点头,目光回到康伯和那唐装男子身上,问道:“康伯、郭广,你们的意思呢?”

此刻,康伯和郭广对视了一眼。

那康伯想了想,犹豫着说道:“大哥,我觉得这件事,我们还是从长计议的好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次应该是华爷让你出手的。这件事,连华爷都没能办成,大哥你觉得我们能行吗?”

敖丰面色一沉,寒声道:“在花城,就没有我敖丰办不成的事!怎么,你康伯现在开始怀疑我的实力了?”

说着,敖丰的眼角闪过一丝冷意。

康伯,以前是敖丰的军师。

一些大小事,都是他找康伯商量决定的。

可是,最近几年,康伯的行事风格和处理手段,让敖丰很不爽。

康伯越界了!

底下人也传,康伯想要上位。

手持烟花的韩系美眉好温柔

这就让敖丰对康伯起了疑心和忌惮之心。

康伯在底下人眼里的名望不小,要是他真想上位,有四成的可能!

再加上他会笼络人心,到时候,说不定还真让他成事了!

所以,敖丰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,将康伯打发到了郊区,缩小了他的势力范围。

康伯眼角一拧,赶紧说道:“大哥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想说,华爷他办不成的事,让您去办,无非就是两种情况……”

可是,他话还没说完,敖丰直接就暴脾气的打断了,寒声道:“康伯,你现在是翅膀硬了,听不懂我的话吗?我说,我要对那小子出手,我没有征求你们的意见!”

这句话,让康伯的话,直接堵在了嗓子眼。

他眉头一皱,眼角闪过一丝冷意,跟着道:“明白了。”

说着的同时,他捏了捏拳头,闷着头,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敖丰这几年对自己的冷淡,他康伯自然明白。

手底下人传的那些风言风语,他也知道。

不过,他一直未曾理会。

康伯,有一颗雄图霸道的决心!

很多时候,他都是点到为止。

敖丰冷哼了一声,跟着看向一侧的郭广,问道:“你的意思呢?”

郭广自嘲的笑了两声,道:“听大哥。”

至此,敖丰给五人倒了一杯酒,举杯道:“这次,我对付的不光是那个外地来的小子,还有卞志文,所以,你们不要藏着自己的实力。只要拿下了卞志文,这花城就是我们的。”

说完,敖丰一仰脖子,将酒喝干净。

五人,则是各怀心思的将就喝干净。

跟着,他们便离开了会所,各自召集手底的兄弟。

康伯回到自己的专车上,拨通了一个号码,道:“挑选一半的兄弟,另一半给我留守老家,随时听我命令,准备拿下敖丰在花城的所有主力产业!另外,联系卞志文,告诉他,昨晚的条件,我答应了!”

挂完电话,康伯推了推镜框,透过车窗的玻璃,看了眼走出会所,坐上自己宾利专车的敖丰,眼角闪过一丝寒意。

敖丰,这花城六英杰的位置,是该换换人坐了!

而这边,郭广在回到自己车上后,也拨通了一个号码,道:“抽两成的弟兄出来,剩下的,抽两成给我盯死了康伯那边的动静,其余六成,部入城,给我埋伏好,随时等我命令行事!这次,我们一定要拿下敖丰的一切!”

挂完电话,郭广看了眼康伯的座驾缓缓离开,嘴角闪过一丝冷笑。

当年关于康伯的流言蜚语,就是郭广散播出去了。

他这一手,埋了三年。

也是那时候起,康伯失去了敖丰的信任,渐渐地被流放了。

至于其他三位,则也是给有心思,各自安排了自己的后手。

半个小时后。

敖丰和这五人的座驾,已经停在了陈平下榻的酒店大门口!

他们车后面,则是十几辆黑色的商务车!

砰砰砰!

车门打开,车里跳出来几十个手持武器的打手,都满脸凶狠的模样,站在道路的两侧,躬身恭敬的等待着最前面的几辆车开门。

而与此同时,酒店门口长街的两侧,还源源不断的有带着棒球棍之类家伙的打手,涌现出来!

这些,都是敖丰的人。

当然,他手下五个悍将的人手,也从各个街道口,涌现了出来。

放眼望去,周围方圆数百米,站满了人!

大有,风云起兮云飞扬,大战将起,四野狼烟的景致!

不到五分钟,这附近的区域,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。

所有人的目标,则是面前这栋十几层高的酒店!

花城具有地标性建筑的五星级酒店!

而周围的老百姓,早已经吓得四处逃散!

“我靠!这怎么回事?这不是敖丰么,这是要弄谁?居然这么大排场!”

“好多年了,没见到这种阵仗了!”

“是啊,上次还是五年前的那次,敖丰和卞志文大战,惊动了不少人,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”

随着周围围观老百姓的议论,慌乱的情绪,散发开来。

随着康伯、郭广、红娘等五人走下车,四周嘈杂的议论声,则是越发的震撼!

这可是敖丰的五员悍将啊!

他们居然一起出现了!

紧跟着,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,敖丰一身白色西装从车内走了下来。

这西装还是定制的特大号。

虽然敖丰的身材很肥硕,满脑肥肠的样子,但是没有人敢开敖丰身材的玩笑。

这可是一方霸主,一个狠人!

敖丰走下车,嘴里叼着雪茄,眼神冷漠的看着面前的这栋酒店大楼。

随后,他一挥手,带着人,径直的走进了酒店大厅!

至于外面的这群小弟,则是站在外面。

视线回到陈平这边,此刻,他站在最顶层最豪华的套房包厢的落地大窗前,单手插在裤兜里,一手拿着咖啡杯,抿了一口热咖啡,俯视着楼底的这一幕。

陈平嘴角上提,露出一丝冷笑,道:“来客人了,希望我的见面礼不会太差。”

卞志文站在陈平身后,心里头还有些激动,因为,他刚才得知了陈平送给敖丰的见面礼是什么,整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敖丰进门后,那嚣张的脸,如何变得惨淡。

最新网址:.

推荐文章